1996

越束缚 越想逃离

无标题


其实我小时候也以为我是那种什么话都无所顾忌的脱口而出的那种性格,至少说不至于和内向沾边。可事实上我九岁跟着爸妈去了长沙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生活之后,我发现我性格变了或者说内向因子终于显现了,因为没有认识的人语言又不通(我听不懂普通话),班上同学大部分是本地人说本地话,我性格就开始慢慢变孤僻了。我记得当初我第一次走进教室的那个画面,一笔一划不熟练的在黑板上写下我的名字,然后全班同学一起念出我的名字,就这样,在长沙的读书生涯就这样匆忙的开始了。

我从小学四年级一直到快高中的时候,基本可以说全部的老师每学期的素质报告手册上的评价都是写的“内向不合群,不爱说话”。我觉得我没变成自闭症是一个奇迹了,但特别庆幸的是我刚去长沙的那几年,碰到的邻居有特别特别好。有看我一个人在家吃饭(共用厨房)给我拿个小碗把菜分享给我的邻居阿姨,有为了让我变得自信无论怎样都夸我打羽毛球打的真棒的爷爷,有特意给我煎了一个荷包蛋送给我的邻居家哥哥,还有过生日把我喊到他们家一起吃饭吃蛋糕的奶奶,还有很多很多,我想因为平时我是一个人在家,所以说父母的陪伴特别特别少,家庭条件也很差。但这些邻居让我性格开始变得活波一点点了。

后面在大学的时候搬到了一个我们那里相对来说房价比较贵的地方,可这感觉完全不一样。感觉相互邻里间没什么来往,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我在家时间更少了,搬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大三实习了。其实我以前没有往这方面想,但说真的我觉得我该去看一下心理医生了,我现在的朋友不会信我曾经那么内向,以前的朋友不会信我现在这么活波。我倒也没有觉得我变活波,只是话变多了而已。而且很多次想做极端的事情,看到水会想到自己要是跳下去会怎么办,看到高楼会想这么高一定会粉身碎骨了吧。

前几天做了一个小测试发现我的心理疾病应该挺严重的,因为就……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擅长沟通和安慰别人的人,反反复复就那几句安慰的话比如好好照顾自己啊什么的,在表达感情方面特别笨拙。甚至总被说没心没肺,没心没肺也很开心的啊,可我不是。只是刚好长得比较像好欺负和没烦恼的模样,而且看着就有点温和(冷漠),曾经有朋友说我眼神有杀伤力,那时候我为了改变这个花了很大的力气然而没有,我自己都觉得有点吓人,尤其面无表情的时候。我现在还没怎么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

每次看到有人发什么不开心了怎么难过了我就想安慰她(他),可我也知道并不需要我的安慰,以前很在意别人不需要我的安慰,可后来,不需要又怎么样呢,如果看到有人安慰她(他),会不会心里好受一点,哪怕减少一点点难过也好啊,总比没人陪伴好,对吧。默默的陪伴不说话我也觉得很暖啊。

我前面在一个“摘纪录”这里看到了这样一句话,人们是把那份血淋淋的体贴称之为温柔。事实上温柔的性格不止和家庭有关,像我就不觉得我自己脾气很好甚至有点暴躁,可别人就觉得你好说话也好欺负,但我是那种很难特别特别熟的。因为很多事情我觉得说了没人会懂所以干脆不说。温柔的话,有些是因为家里特别疼她(他),所以她(他)也想这样对待身边的所有人,但有些是因为自己经历了这些所以不想别人也经历这些。

越长大越孤单,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我发现我不会撒娇,也很固执难服软,事实上并不是。不过不会撒娇应该是真的,难服软的话除非我确定了是我不会改变的想法和决定,不然跟我撒个娇可能我就心软了。但要是硬的话,我心应该比我家人都硬多了。因为包括我妈妈在内的长辈都说我不好相处,我也觉得。自己也承认这一点。因为知己难求啊,我还没学会笑里藏刀之类的话,傻乎乎的想对每个人好,换来的是一个又一个的欺骗。

不知道他们再过几年,会不会记得有我这个朋友曾经被他们伤害过然后被遗忘在时间里。这两件事我经常做噩梦吓醒会大哭,我想的最多的是如果我没了我爸妈怎么办,他们还有那么多房贷要还,还要送我弟读书,我只能不给他们增加负担。什么事都自己忍,实在不行哭一场,第一次听《如果你爱我》的时候就哭了,31号那天晚上我听了一晚上也哭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发现眼睛涂了红眼影一样特别红。

但还能怎么办呢,我腰伤加重了也不敢说,自己忍着,脚崴了自己去医院看,都是自己去。既然说了,隔了600多公里,还是别让他们担心了,只能干着急。我没有把自己照顾好,所以我这个月要第三次去医院了,这次去的是心理科。

每次开导别人我都一套一套的,一到自己就完全不管用。而且我很讨厌那种强迫式的让我做任何工作任何决定。拜托,别逼我了好不好?我真的蛮喜欢不告而别的,真的。不要不信,我换个号码就没一个人能找到我。中国那么大,你要去哪找呢?

想换个姓氏,不想当我们家族的人了。太累太压抑了,天天背锅被骂让我觉得,也没学到什么但是学到了一点人言可畏以及不是每个人都是朋友。

真的累了。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