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

越束缚 越想逃离

没有人规定抑郁症患者必须苦着脸面对别人,也没有人规定每天笑嘻嘻没烦恼的一定是真的开心。
至少她就不是。

她今天星期六在上班的时候给医院打了通电话询问心理科是否今天有人上班,电话那头的男人甩给了她一串病房的电话,她并不知情这是病房电话,“嘀……”“喂?你好”,“你好,请问你们医院心理科今天上班吗?”她压低声音的问,“上啊,你听谁的说不上,吧啦吧啦开始吼起来,这边是病房”,电话这头的她不知所措,鼓起了勇气打这个电话想要去咨询,结果没想到是这样……

是最先接电话的那个男人误以为她已经被确诊为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了么,她无从得知。可她根本还没去检查啊,她想“也许她真的是心里生病了吧”,不然一个陌生人怎么接个电话就直接把病房号码告诉她了呢。她更慌了,万一自己病很严重怎么办,她真的很害怕,不敢告诉任何家人亲戚,只敢告诉最亲的几个朋友。

她问常联系的两个朋友,“如果她自杀了,你们会信吗?”,离了几千公里的两个朋友疯狂给她打电话,微信扣扣和手机电话,她没有接,她的朋友在群里疯狂刷屏,“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怎么不接电话,求求你不要做傻事,我们都信,求求你好好活着”。
过了很久很久,她也没有想通,可是她觉得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去做,她在群里回了一句“没关系,我很好”。两个朋友没有拆穿她的谎言,知道她不想要她们担心,然后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此后只要发现一点点苗头,就马上开始各种讲笑话给她听,希望她不要做傻事。

你看,其实她是有人关心的,可是平常大家都太习惯被她关心和照顾啦,忘了她也是一个需要被关心的小孩,总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别人的感受很怕被骂被欺负,但总被骂总被欺负,可没有人关心她的感受呀,也许想过关心但觉得她对他们的好都很理所当然,就摇摇头去做别的事啦。她想,万一真的确诊了,估计长辈们和身边的人都要说她太小题大做大惊小怪不能吃苦了吧。所以她,只和最亲的两个朋友说了,其实放别人身上可能不值一提,可她真的,太累太累,累得无数次想直接从楼上跳下去会不会他们轻松一点,可以少骂一个人少占用一份土地了,那多开心呀。

可热水呀,放久了会变冷,心,太久没得到关注也是会寒的,她长相,有的人觉着特好欺负,有些人觉得好说话。可很多时候真的误会了,她只是客气,并不是好说话呀。她需要勇气,需要……真正支持她的人,身边的人都离开了可能觉得她太负了,看着就很丧的一个人,不想和她玩吧,你看,人就是这样,一直对她好,哪一天没那么好了就开始叽叽歪歪你变了然后就把你丢在路边,走了。

哪有人那么在乎你的呀,除了你爸妈。没有的,至少,她经历了无数次不告而别了,不知道该信谁了,身边的人,终究是会离去的。她知道。道理都知道。傻乎乎的,可是她就是这样的人啊,她想“要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就去待在爸妈身边陪他们一段时间,然后……也许会改变想法的吧,”每天嬉皮笑脸久了,自己都觉得假的很,她连笑都不知道该怎么笑了。不想回那个家了,把她看的一文不值呢,你看,她曾经心心念念的那个想要回去的老家,也是这样对她的呢。真的……太难受了啊,她经常纳闷,她是怎样活在现在的呢,全世界都在逼她,她想要是他们还这样她就永远不回去了,真的这种玩笑不好玩。逼太紧了,弦会断,现在只剩下一点点没断了呢。

她想,也许一直是错觉吧,没想到身边的恶意都这么多,人们都好虚伪啊,她自己也是,一边不情愿一边迫于压力怕他们骂爸妈还是同意了,然后,然后天天想跳下去,所以不能碰深水,她会不想起来了的。

可她也曾经对这个世界满怀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大约人间不值得吧……
桂花谢了 她想 她也该走了
再看看这世界吧  万一  她是说万一
万一还想继续活着呢

评论(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