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

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抑郁症,身边也没有人可以陪我去看,不敢随便咨询,怕更受伤。

我记得那天我还以为抑郁症属于心理疾病,我给当地医院打电话想要询问周末心理科上不上班,后面那个接电话的人直接把精神病住院部的电话给我了,可是我都没去看,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情况呢。

后来我把市第一医院错输成了省第一医院,省第一医院是精神病医院,那里离住的地方很远很远,远到打车都不去那边,要转几趟公交车,只是后来我才明白抑郁症属于精神科。

我身边是有这样的一个存在的,但是那时候我还很小不太懂这个的含义,只知道要对她好一些,多陪陪她.包括她到现在压力都非常非常大,可是她慢慢熬过来了,可我连去的勇气都没有。人生地不熟,真的不敢一个人去。

评论(1)